夜行

九九组单推

最近运气真好。。。。

情人节 (阿尔托利亚x两仪式)

时间显示晚上十一点三十五。

阿尔托利亚扭了扭酸痛的脖子。

视线从电脑上移开看了下身边的人并且问: "咖啡要吗?"

那人头也没有抬地应了一声。阿尔托利亚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走廊的饮料机前。拿出两杯咖啡时下意识地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钟显示的日期。

二月十四号。

今天好像是什么节日可是死活也想不起来。可能是因为这几天工作量太多了所以脑袋也开始变得不那么灵活了。

"式。今天是什么节啊?"

把咖啡递给两仪式时阿尔托利亚随口问了一句。

"好像是情人节吧。不是很清楚。自己加班都快要累死了怎么还会记得这些。"

阿尔托利亚看着自己的手表。

十一点四十。

还来得及。

"等我一下。"

金发的少女抓起座椅上的外套就往外面跑。两仪式愣愣地看着少女消失的身影。

阿尔托利亚快步来到了一家离公司很近的便利商店。在商店里看了一下决心买了一个蓝色包装的牛奶巧克力顺便拿了一个草莓冰淇淋。

匆忙结账完她几乎是跑着回到了公司。

这时的两仪式正在文件上签下了最候一笔。这时门被人打开。

阿尔托利亚的呼吸有些急促。右手拎着一个白色的袋子。急忙看了一下时间。

十一点五十九。赶上了。

"虽然来的有点迟,可是还是祝你情人节快人两仪式。"

白色的袋子被交到了两仪式手里。

"谢谢。可是其实你什么时候给我都可以的。不一定要是今天。"

"可是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很想给你点什么。"

"有喜欢的人在身边什么时候都能过情人节啊。"

"式。你脸好红啊。"

"那。。。那里有啊!赶快给我工作!"

外星。。。。这个。。。好吧。。。

迦勒底的圣诞节

[Saber。今天是圣诞节吧?]
[对啊。]
[人都去哪里了?]
两仪式不解的挠着头。
[可能Master望了今天是圣诞节了?]
阿尔托利亚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片冷清。
[按道理来说不会啊。Master可是连大大小小300多个英灵的名字(和女性英灵的三围)都记得住的人。不可能望了圣诞节。再说不可能没有一个英灵都不记得今天是圣诞节啊。]
两仪式怀疑的邹起了眉头。
[难道被绑架了?]
[可能性不大。有圆桌骑士和各种英灵护着她因该不可能。]
[清姬,静谧,。。。。]
[那些是例外!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赞同。]
没走两步她们就遇见了扛着阿塔兰忒的贞德。
[这。。。。]
阿尔托利亚和两仪式互看了一眼。
[小孩子太多了。没顶住。]
[你知道杰克有多可爱吗!]
阿塔兰忒突然惊起。
[口水擦擦。]
贞德地过去了一块手帕。
[谢谢。]
阿塔兰忒从容的接过手帕并且擦了擦嘴。
[听这样Master有弄Party?]
Saber疑惑的问贞德。
[有啊!没通知你们吗?]
[并没有。]
贞德把阿塔兰忒送回房后就带Saber和两仪式来到了活动现场。
[哟!Saber你终于来了]
迪卢木多跟Saber打了个招呼。
[迪卢木多啊!你也在!]
Saber走向了迪卢木多的方向。
[今天这里还真是热闹。]
两仪式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毕竟是圣诞节吗。]
[话说Master在哪里?]
[那。]
迪卢木多指了指离他们不远的一个桌子。
[Master还真是享受啊。。。]
Master的咕哒子正躺在玛修的大腿上。阿拉什和孔明正帮忙捶背。清姬哈桑站在咕哒子的旁边吐火。
[Master还正是过分啊。。。好不容易圣诞节都不让那两位放假。。。]
Saber无奈的摇了摇头。
突然会场的对面传来一阵骂声。
[要打架吗!]
[我不过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至于吗。]
贞德alter正提着阿尔托利亚alter衣领。
[快放下我们王!]
旁边的兰斯洛特正努力的把两人分开。
[哟!这可是好戏啊]
莎士比亚不嫌乱的居然在旁边煽风点火。整个圆桌骑士都拉不住贞德alter。
[喂!莫德雷德快来帮忙啊!]
高文努力的牵制住暴怒的贞德alter并且大喊道。
[莫德雷德就别指望了!早就喝的烂醉如泥啦!]
贝狄威尔叫了一声莫德雷德。莫德雷德好像有点清醒过来。不过就维持了两秒。最候还是贞德赶来制止了两人。
[这里还没炸了真是奇迹。]
两仪式叹了一口气。
[说明今天大家都有所收敛。这是一件好事。]
[也是。]
两仪式打开了刚才天草四郎给她的啤酒。她把另一瓶给了阿尔托利亚。
[没红酒吗?]
阿尔托利亚看了看周围。
[天草说全场的红酒都被土豪金给买了。]
[你说的是吉尔伽美什吧。]
[就是他。]
[很像他的作风。]
阿尔托利亚也打开了啤酒并且和了一口。突然她感觉一个目光投向了自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Saber来试试我为你专门定做的圣诞衣!]
美狄亚突然出现在了阿尔托利亚身边。
[唔啊!]
阿尔托利亚吓跳了起来。
[来!Saber!]
美狄亚把阿尔托利亚脱出了会场。
[圆桌骑士护驾!护驾!]
两仪式眼睁睁看着阿尔托利亚被脱出会场也没人来救她。
几分钟之候阿尔托利亚无奈的走进了会场。
[很。。适合你。。。]
[你是在忍笑吧。]
[没有。。。哈哈哈!这也太适合你了!]
两仪式没忍住就笑出来了。
[我们也觉得很适合王!]
贝狄威认真夸赞了阿尔托利亚一番。可是她完全感觉不到喜悦。
[哟!Saber你怎么穿成这样?]
吉尔伽美什幸灾乐祸的走到阿尔托利亚面前。
[消失在我面前。要不然我可不会绕过你!]
[我们走吧吉尔。]
恩奇都微笑着托开吉尔伽美什。
[这人性格就这样别建议!]
恩奇都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我就是不理解他到底是怎么从那么可爱的小孩子长成这幅德行。]
幼吉尔打了个喷嚏。
[我们先走了!]
[你可不可以停止笑声了。有那么好笑吗?]
阿尔托利亚瞪了一眼两仪式。
[就是很适合啊。]
两仪式擦了一下眼角笑出的眼泪。
[话说你从来没笑的怎么多啊。]
[有吗?]
两仪式又喝了一口啤酒。
[今天心情好。]
阿尔托利亚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仪式。
[明年圣诞节的派对你还会来吗?]
[可能。]

派对快要到尾声时大家都纷纷开始交换礼物。可是当大家知道尼禄的伊丽莎白要一起送出一份礼物时各位英灵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她们要唱歌。

[咳!]
冲田吐出了一口鲜血。
[顶住啊!冲田!]
[队长!]

  
终于。她们的大屠杀结束了。整个会场安静了。大家纷纷开始打开收到的礼物。
[剪刀?]
阿尔托利亚不解的看着Master送出的礼物。
[这是要你变强。]
两仪式解释说。
[具体怎么做?]
[剪掉呆毛。]
阿尔托利亚抡起易拉罐就朝着两仪式仍去。
[这是Master的意思!打我干嘛!在说还有比你惨的!看齐格飞!]
阿尔托利亚看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齐格飞。
[我只能砍死龙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么弱真是对不起。]
[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啊?!]
  
  
冲田收到了一袋萝卜。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拿着。 金平糖]
冲田接过信长手上的袋子。
[我们什么能送你。萝卜拿好。]
[不用。真的。留着吧。]
  
  
切嗣的礼物:全家团聚的一餐饭。

美杜沙的礼物:不被姐姐们使唤。 
  
阿拉什和孔明的礼物:加班费
  
圆桌骑士的礼物:被阿尔托利亚夸赞
  
贞德的礼物:防止晕眩的药品
  
阿塔兰忒的礼物:和众萝莉正太的合影
  
众运气E的Lancer:四叶草 (希望有用)

 
  
恩奇都收到了去掉生锈的药水。
From吉尔伽美什。
[很。。。感谢。。。]
  
  
两仪式从阿尔托利亚那边收到了一件和服。是一件浅蓝色的和服。
阿尔托利亚收到的是手工制作的饼干。居然意外的很好吃。

  
[希望明年圣诞节也能如此和平。。。]